© 2019 by Aiwu

Half Albatross Half Pigeon   信天鸽 

​Sculpture/ Land Art/ Performance

这个作品是源自我内心的别扭,离开家乡已经13年了,近几年来每次回家我都产生一种复杂的情感。会觉得这片土地缺失了能量,露出了颓败,似乎离开是无可奈何却又不满自己的无情自私。这里的人们一个个离开,相信离开会带来更好的命运,如同一只只逆风起飞的信天翁,在无垠的海面上寻找方向。可人和故土的羁绊不会那么轻易断开,因为连接了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,难以割舍。其实离乡人内心都暗藏着一只鸽子,永远在凝望家的方向。


于是我将信天翁和鸽子这两种意向结合,装置的主体是展开巨大翅膀的信天翁,呈现努力飞向远方的姿态。装置尾部是鸽子的形态,一直凝望着离开的土地,有不舍却身不由己。克制自己内心的思念,背负着信念的重量,我们这些人成为了大地上的异乡者。


当我思考如何讲述这种于故土与离乡人间的情感和联结,我想到了用大地艺术在土地上做出最直接最具有力量的表达。我将红绸带的一段安置在装置尾部,另一端安置在地面上的支架上,当肩负装置缓慢前行时,地面上会渐渐出现红色的痕迹,这是故土与离乡者间的姻缘红线。装置的把手上安置了播种器,人虽离开故乡,却留下了种子。种子会发芽会成长,记录了离开的时间,也寄托了离乡人的幻想,幻想或许有一天信天翁变成了鸽子,飞回故乡,看着郁郁葱葱的此地,感叹时间流逝,温柔的对这里说一句“我回来了”。

另外很开心拍摄地是我儿时野闹的荒地,虽然现在已经变成农田。

两个宗教隐喻,背负十字架前行,与七步莲花。


导演:怪悟
道具:怪悟
影像:崔凯  温鹏
摄影:张甜
化妆:王英雪
演出:怪悟
特别感谢:张斯童  刘鸿铖  孟凡